密封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密封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钱荒袭击服装产业链大型企业加紧瘦身

发布时间:2021-05-16 01:42:18 阅读: 来源:密封胶厂家

对于抗风险能力相对较强的大型企业而言,类似中小企业的“极度深寒”显然无法感同身受,他们的烦恼在于,前两年拼命扩张后,已铺得过大的摊子如何收场?

南方频繁传来中小纺织服装企业因资金吃紧而倒闭的消息,使得整个服装行业上下游链条的气氛骤然变得紧张。但对抗风险能力相对较强的大型企业而言,类似中小企业的“极度深寒”显然无法感同身受,他们的烦恼在于,前两年拼命扩张后,已铺得过大的摊子如何收场?似乎已有迹象表明,服装产业链上的部分相关大型企业,开始了压缩战线、精简成本、控制财务预算的“瘦身”计划。

大型服企的压力

6月初,在宁波雅戈尔服饰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办公室里,李如刚正在签发一份发给营销中心7500多名员工的旅游福利费用报表,财务统计显示光这块费用就比去年增加了1000多万元。

而据李如刚透露,这笔增加的费用主要是用于补充发放给雅戈尔在外地各分公司招聘的当地营销人员,而在去年,按照雅戈尔历来的规矩,他们只需要给总部直接派遣过去的正式员工发放旅游福利,但今年,分公司当地营销人员对此有很大的情绪,他们提出的理由就是,按照新劳动合同法规定,他们签有正式合同,理所应当享受雅戈尔正式员工的待遇。

而这项开支,只是雅戈尔众多增加的开支中很小的一项。作为一个拥有2万多名员工的大型制造企业,雅戈尔的人员成本与生产成本是一项巨大的开支。

外界分析人士认为,雅戈尔集团这几年在房产、股权投资上获得了丰厚的收益,尽管这些资产在不断缩水,但支撑雅戈尔应付一两年的宏观经济困难期,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

但不能说雅戈尔服饰就完全没有压力。据了解,雅戈尔两个以外贸为主的西服、衬衫面料厂,已经面临困境,出现利润严重下滑的状况。此外,由于内部成本的提高,尽管雅戈尔今年同期产量增加了30%―40%,但利润仅与去年持平。

与雅戈尔同处一城的博洋服饰,近来所需现金流急剧增大。据博洋服饰总经理吴惠君介绍,他们的生产供应商由于资金吃紧,加快了回款速度,以前是两三个月,现在是一个月甚至二十天左右,而且首次提出来每批订单都要打预付款。

类似的处境也在北京依文企业的身上发生。依文总经理夏华告诉记者,由于依文企业对银行贷款一直依赖性不大,因此受银根紧缩政策的影响不明显,但是他们部分原材料供应商和渠道商受到的影响比较大,这部分企业只能采取对下游企业增压的方式来转嫁部分资金压力。不过,夏华表示,虽然这会对公司现金流造成一定压力,但她并不担心这个,她更担心的是在这种经济形势下,顾客的购买情绪是否受到影响?因为它直接影响到产品的销售,因销售导致的资金吃紧才是更具风险性的。

应对压力各有招数

在公开场合,尽管很多企业老板依然谈笑风生,但私底下,他们也为目前的经济形势颇为苦恼。

据知情人士透露,一些大型企业其实开始了“节衣缩食”的日子。该人士举例说,在去年,人们还可以从中央电视台上看到大量浙江、福建等地的服装品牌广告,但仅仅一年后,这些广告突然销声匿迹了。据传,今年地震的捐赠款项,在一些企业的预算之外,部分企业把这项开支划到了品牌宣传的预算里,因此,服装品牌下半年的宣传推广费用就显得比较“抠”。

一位公关公司的媒体部主管证实,他们公司承接的福建某品牌服装的推广费用已被企业削减了将近一半,而且他们已经为这个服装企业在北京举办的一个活动垫资三个月了,对方财务对这项活动的费用支出审查的严格,几乎到了让他们觉得不可思议的程度。该主管苦笑着说:“这只能说明,这个企业控制财务成本到了着魔的地步。”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紧缩开支,减少管理和营销成本,已成为了眼下大多数大型服装企业应付经济压力的现实选择。

同时,一些企业呈现出减缓扩张步伐的迹象,这在那些实行多元化发展和多品牌经营的大型服装企业里尤为明显。博洋旗下曾迅速崛起五六个子品牌,但吴惠君表示,这两年内肯定不会再有新的子品牌出现了,他说:“企业易守难攻,现在最重要的是保存生存实力。守好原来的产业。”

由于宏观从紧的局势始终没有得到缓和,企业增长前景不明朗,部分上市公司出现了股份加紧变现的局面,他们可能认为,拿到手的现金才是最安全的。同时,大公司的这些行为,也引发了小股东的躁动,浙江某大型外向型企业,就在七月发生了十多名小股东集体撤股的事件。

不过,也有企业表现出了顽强的抗压能力。依文计划月底在北京开三个200多平米的自营专卖店方案,并没有因此受到任何干扰。白领的奢侈文化店面也依旧陆续在北京冒出来。而雅戈尔又在今年完成了一起并购事件。夏华说,开店计划是早就制定好的,不会轻易改变。不过她也担忧,如果这种经济形势还持续一两年的话,那么她的开店计划就会相对保守了。

李如刚则表示,不能说完全没有压力,但是国家每一次宏观调控,其实都是向大企业集中的,小企业死了不是一件坏事,那些质量不高、生产能力弱的小企业被淘汰是很自然的,这样才能提高整个行业的素质。

风险全面传导到产业链上游

服装行业经济萧条的负面影响,已经大范围地传导到其上游缝纫机行业。

小陈是浙江通宇集团的员工,他日前被通知调离原来的车间,去了另外一个岗位。造成小陈岗位变动的原因,是通宇集团正在进行一项大的内部“瘦身”计划,这个计划的核心思想就是收缩战线,一是放缓甚至适当停止扩张步伐,减缓投资的资金压力;二是取消盈利不佳的项目,集中力量发展优势项目。

缝制设备行业的其他几大巨头近来也动作频繁,包括中捷、杰克、宝石等企业,都进行了和通宇类似的调整。导致这个行业近期频频调整的直接导火线便是今年飞跃缝纫机的出事,让这几年习惯了快速做大的缝纫机企业意识到了背后隐藏的巨大风险性,由资金吃紧引发了企业老板对摊子铺得过大的反思,以及项目是否盈利的前所未有的重视。

据了解,从1998年以后,缝纫机行业进入了高速发展的阶段,不少企业为求“大”而一味扩张市场,一些大企业上马了跟行业毫不相干的新项目,在前几年银行贷款相对宽松的环境下,这些新的项目配合了企业求大的心理,为企业资产总额的计算出了一份力。但这一切都在国家银根紧缩下成了泡影,过去被行业高速增长所掩盖的资金问题突然全部暴露出来,一些盈利不佳的新项目便成了企业的拖累。

“这就像一个越吹越大的气球,突然遇到利器,吹破了。”中国缝制机械协会秘书长杨晓京无奈地表示,缝纫机行业在今年确实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境,所有经济数据几乎呈现单边下降的趋势,包括进出口业务、产值产能、利润率等,尤其是利润这块,比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50%。

国家宏观经济利空的叠加效应似乎在这个行业里表现得淋漓尽致,四大因素对行业影响最大:一是原材料成本上涨;二是管理费用大幅度增加;三是服装行业带来的整体萧条;四是企业实际经济效益的下滑。而其中,市场的因素占了很大的成分,由于其下游服装行业陷入经济困境,导致对缝纫机的需求严重萎缩。

杨晓京说,这也可能让大型企业陷入两难,任由产品线延长下去,绷紧的资金链势必断裂;而要在行业继续称“大”,一定的规模必不可少,完全“瘦”下来,似乎也不现实。但不这样,又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大企业寻求转型,放弃盈利差的产品线,这是目前企业应对困境的一个有效选择。”杨晓京认为,不管是服装行业还是缝纫机行业,在目前的局势下完成新一轮洗牌的可能性非常大,如果能因此促使整个服装产业链得到提升,那么,这轮调控也算创造了一个机会,尽管整个行业因此付出的代价很大。

湖北胆囊炎医院

浙江口腔医院

四川尿毒症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