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封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密封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柳州无名古墓挖出墓志铭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8:01:37 阅读: 来源:密封胶厂家

一座无名古墓,虽不是文物保护单位,但是其后人自发考古,发现珍贵史料——明代“柳州八贤”之一、兵部左侍郎佘立为亡妻写的墓志铭,字字动情,令人动容。本报记者对此次考古跟踪采访,不仅了解了鲜为人知的考古过程,也从墓志铭上读到了这个400多年前的爱情故事。

佘立夫人墓志铭发掘现场。

佘立夫人墓志铭出土后,八卦屯的村民将其带回村中妥善保管。

12月11日,柳州市柳北区长塘镇香兰村的一座无名古墓里,出土了一方明代嘉靖年间埋入地下的古人墓志铭。抹去碑铭表面覆盖的浮土,人们发现,铭文落款处有“佘立”字样。专家据此认定,该墓志铭为兵部左侍郎佘立亲笔撰文,是与明代“柳州八贤”直接相关的重要文物,而古墓主人——佘立元配刘氏的身份,也因墓志铭的重见天日而水落石出。

族谱提供重要线索

“族人们只知道祖坟葬在这里,至于葬的是哪位先人,却没人能够说得上来。”当天参与发掘并成功找到佘立夫人墓志铭的十余位村民,都是聚居于长塘镇西流村八卦屯的佘氏族人。63岁的佘熠告诉记者,虽然族人们每年都会集中来此祭拜,但由于墓碑早已不知去向,墓主人的真实身份成了一个谜团。

他说:“八卦屯上一辈的老人也都没有见过墓碑,而且族谱也已失传,村里的族人们甚至连墓葬属于哪个时代都不清楚。”

几个月前,佘熠在柳州市图书馆地方文献资源部,查到了另外一个版本的佘氏族谱。那本族谱来自阳和开发区社湾村,而社湾村的佘姓村民则与西流村八卦屯佘家同宗同源,正是族谱中记载的宝贵信息,为揭开香兰村无名古墓的神秘面纱提供了重要线索。

“族谱中关于先人安葬地点的记载,让我们找到了访求祖源的新方向。”佘熠说,佘立墓已经列为柳州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墓址位于长塘镇鹧鸪江村太平屯后方的木莽岭上,这已不算新闻。重要的是,族谱中还记载了佘夫人刘氏的长眠之地,就在“香兰村前大桥头”。

佘熠介绍说,香兰村里的那座佘家先人墓,不远处就有一座横跨鹧鸪冲小河的古旧石桥。因此,那一带自古就被称为“大桥头”。直觉告诉他,那座缺失墓碑的佘家先人墓,就是佘立夫人刘氏的封冢之地。

发起人受今报启发

佘熠也是一名忠实的今报读者,族谱中的意外发现,让他联想起了两年前今报独家刊发的一则新闻报道:2010年春节前夕,家住阳和开发区社湾村的佘氏族人,在清理一处因征地而面临平毁的家族古墓时,意外找到了佘立母亲罗夫人的墓志铭。而在发现墓志铭之前,该墓葬的墓主人身份也因为缺失墓碑悬而不决。

佘立官至兵部左侍郎,他和他的父亲——福建按察使佘勉学一样,都是跻身明代“柳州八贤”之列的著名乡贤。既然佘勉学夫人的墓葬里已经发现了能够证实墓主人身份的墓志铭,那么,位于“香兰村前大桥头”处的家族大墓,会不会是佘立夫人刘氏之墓呢?也许通过寻找它的墓志铭可以得到证明。

佘熠说,族谱中的相关记载间接提供了墓主人身份的参考信息,但也并非100%可靠,查阅过程中,他本人就找到了好几处错讹失准的地方。“想来想去,还是觉得不太踏实。”回到村里,他向族人们讲述了自己的困惑,大家一致决定:试着挖挖看,说不定墓中先祖的真实身份就能浮出水面了。

为了避免“好心办坏事”,佘熠等人在自发组织“考古”发掘前,还特地作过法律咨询。他们了解到,香兰村无名古墓并不属于任何一类文物保护单位,族人可自行清理、迁移墓葬。各种顾虑解除后,族人们都跃跃欲试,做好了“考古”准备。

两度发掘寻获文物

“我们先后挖了两次,村里的精壮劳力全都来了。”据佘熠介绍,第一次“考古”发掘是在今年的10月9日,族人们轮番上阵,从墓侧的一个陈旧盗洞向里挖,结果忙了大半天,只在墓穴的砖室里,找到了一批锈蚀严重的棺材钉,“大概有十来斤重。”

首次发掘出师不利,空手而回,一些族人开始打起了退堂鼓。毕竟,柳州本地古墓葬中发掘到墓志铭的案例并不多,专业考古队尚且如此,更何况是族人临时组建的“山寨考古队”。但佘熠不死心,他找到社湾村的另外一支佘氏族人,咨询了解佘勉学夫人墓志铭的发现过程,并从社湾村族人那里获得了有益的指点。

“他们告诉我,可以在墓葬的前端找一找。”佘熠说,回村后,他又挨家挨户地跑了一遍,说服族人再挖一次。

12月11日,八卦屯的佘氏族人们又一次带上锄头、撬棍,再次来到“香兰村前大桥头”的祖坟前。由于确定了发掘方向,他们很快有了收获:坟头前端的土层下,露出了墓碑基座的石构件。而根据石构件尺寸,族人判断出墓碑应有一人高,其形制之大,绝非寻常百姓可享,墓主人应该非富即贵。

当天下午2时30分,抡锄挥铲忙活多时的佘氏族人发出惊呼——在墓中砖室前端扒开的泥土中,看到了白花花的规整石材。人们七手八脚地将石材搬到空地上,发现是2块合在一起的方形石碑,一块刻着“明敕赠佘安人刘氏墓志铭”共十一个行书大字,另外一块则密密麻麻地刻满了蝇头小楷。“小字碑”的落款处,赫然可见“嘉靖四十五年……夫佘立撰”的字样!这就是佘立夫人刘氏的墓志铭!

悼妻碑铭令人动容

墓志铭,是缅怀逝者生平的一种悼念性的文体,其信息量往往十分丰富。记者在发掘现场看到,由乡贤佘立亲笔撰写的这方墓志铭,正文部分共约850字,十分动情地回顾了刘氏的身世背景,嫁入佘家的前后经过,如何“俭以持家、勤以集事”,如何尊老爱幼恪守妇道等,一位端庄贤淑的传统中国女性在字里行间跃然显现。

墓志铭内容情辞哀蹙,堪称一字一泪。从文中描述可以了解到:刘氏生于湖北孝感的一户殷实人家,她的家乡也是佘氏于明代初年迁居柳州之前的祖居之地。嘉靖二十八年(1549),她与佘立的这门亲事,是佘勉学利用一次离柳上京的机会,顺道前往孝感亲自敲定的。

嫁入佘家后,刘氏侍奉家婆“备敬养之道,曲能得其欢心”,与族中长幼相处也礼数周到,以致“姻党中多啧啧称贤”。佘立考中进士前,每每就学于外,无暇顾家,刘氏一力“分理综画,周详有丈夫所不及”。佘立仕途起步后,经济状况日渐宽裕,但刘氏却始终保持朴素,“每蔬食一豆”,旧衣服洗了一遍又一遍舍不得扔掉,还说那是为了勉励丈夫廉洁做官。

嘉靖四十三年(1564)十月,佘立因公事顺路回到家乡柳州,已经抱病在身的刘氏为照顾婆婆而决定留下,临别时还告诫丈夫“公事有期,君当亟行,毋以妻子为念”。

然而这一别,却成了夫妇俩的生死永绝。两个月后,刘氏因病卒于家中。次年,时任礼部员外郎的佘立得到嘉奖提拔,正准备向妻子报喜时,家乡柳州却传来刘氏身故的噩耗。佘立“号泣吁天,悲哀无措,迺匍匐谒归”,于嘉靖四十五年刘氏入土大葬时,写下了这篇感人至深的悼妻文。

“疾不得视其药,歿不得凭其尸,含殓之具不得一致其情。天地有穷,此恨何极!”这是400多年前一位柳州人写给新逝亡妻的诀别之信,字里行间满含自责之情,至今读来仍能令人神伤动容。

重要文物弥足珍贵

昨日,柳州市文物考古队队长潘晓军在获悉佘立夫人墓志铭出土后表示,佘立是明代柳州在中央任职最高的人物之一,而且为官廉洁奉公,做人“清贞耿介,守己不阿”,其节操风概向为乡人推崇。其妻刘氏的墓志铭被发掘出土,为乡土文史研究者进一步研究揭示明代兵部左侍郎佘立的生平履历,提供了丰富的历史信息,是一件弥足珍贵的重要历史文物。

当天,记者还邀请柳州地方文史专家陈铁生对该墓志铭进行点评。他指出,迄今为止,柳州市发掘出土的古人墓志铭只有寥寥可数的四五件,刘氏墓志铭重现人间,进一步丰富了柳州市的历史文化名城内涵。而在浩如烟海的历史旧志中,出自佘立手笔的遗文仅有2篇,而且文章内容所涉均在柳州市区以外,其中一篇还不到150字,全文800多字的刘氏墓志铭,是柳州乡邦文献的重要补充和丰富。

陈铁生还说,刘氏墓志铭描写的古代妇女生平事迹,也是地方文史界以往较少接触和研究的一个领域,因为在古代男尊女卑的观念背景下,很少有人撰文为女性立传,相关研究也因此而付之阙如。刘氏墓志铭所述内容,集中体现了中国传统观念中“女德”的衡量标准,去除掉其中的封建糟粕,还是有不少优秀的文化内涵,是值得今人借鉴和发扬的。

据了解,这件明代墓志铭目前已被运回村中妥善保存。村民们表示,他们正考虑在合适的时候,将该文物捐赠给有关部门,使之能够发挥更好的展示和研究作用。

煎药壶

氢氧化铟

主轴

牙膏定制批发